【LM小说网:s.lmz8.cn】
  
  叶安见应龟在海浪中力量悍然无比,只是行进速度缓慢,一咬牙,心一横,撒腿向堤路上冲去。
  史一包扛起肩上大布包,面色阴鹜狰狞,跟在叶安外侧,不紧不慢随行。
  应龟在海浪中缓缓涌动,海面浪花翻滚,波涛起伏,一团小山般海浪向堤岸徐徐压来,死亡的危险使叶安汗毛耸立,脚不沾地般向关门冲刺,离海中应龟距离越来越远。
  应龟“哧”的一嘶吼,在波涛中变换方位,“呼”的喷去一股黑色水箭,铁索般向二人远远缠来,黑浪来势如箭,瞬间便追上叶史二人。
  史一包目中杀机狰狞一闪,一探掌,按住叶安脖颈,正欲运力将叶安甩向黑浪。
  一股祥光倏然在黑暗中一闪乍现,莲花般灿烂盛放,瑞芒千层重叠,挡在黑浪与二人之间,“哗”的一片响声中,水花散落堤面,缓缓流回海中,应龟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声。
  任方圆在风雨中冲出,问道:“两位施主快走,后面还有人么?”
  史一包松开叶安脖颈,换上一副笑容,说道:“叶安快跑,小心别被海浪冲走。”
  “雷老大与和士欢应当在后面。”叶安感觉史一包神形有异,但知道此时说什么没用,只对任方圆解释道。
  三人箭一般冲到雄关门城下,应龟在海面上随波浮沉,发出一声不甘心的嘶吼,片刻后、缓缓潜入海底,波涛起伏,一片雨点在海面上彼此跳跃。
  任方圆摸摸叶安的脑袋,夸奖道:
  “小施主勇气可嘉,如今过了锁玉关,以后便天大地大,任小施主遨游。”
  锁玉关中是一个小城镇,如今人去镇空,处处房倒屋塌,天空风雨如晦,里外一片狼藉。
  叶安劫后余生,心头一片艳丽明朗,第一个想法便是返回石城县,早些见到母亲与姐姐。
  锁玉关外,出现一片连绵群山,雨水渐渐稀少,,空中一片渺渺的水霭,一只孤鹰倏地从水霭中飞出,惊鸣一声,一个盘旋,又隐没入一片翠绿的群山中。
  地面小雨初霁,遍地山花烂漫开放,一条山间小道蜿蜒着没入前方重山中。
  史一包伸拳踢腿,骨节间一阵啪啪爆响,人影倏然一分,三个一模一样的史一包蓦然拦在叶安面前,个个顶着一个大肉包,一脸狂妄狞笑。
  “无间海关了我三十年,史一寿再次逍遥人世间,贼娃儿跟爷爷走,若敢不从,立刻捏断你狗脖子。”
  叶安非常厌恶史一包,闻言撒腿就跑,刚跑出两步,眼前人影一晃,脸上蓦然吃了一掌,登时眼冒金星。
  “贼娃儿再敢跑半步,打断腿杆子,先给爷扛着布包。”史一包恶狠狠道:
  叶安脸上剧痛,心中一腔怒火,但经过无间海中长期的磨砺,性情与在红叶谷时沉稳许多,当下冷着脸,一声不吭将地上布包托起,向肩上一扛。
  布包中触手沉重,四肢分明,微微在布包中滑动,显然是一个大活人,只是手腿瘫软,毫无知觉。
  “贼娃儿好好伺侯爷爷,讨爷爷欢心,便将分身道法传你。”
  “爷爷带娃儿去吃遍天下美食,再到洛都去,找到我弟弟史一酒,到玉春楼坊中,让你尝尝女人味道......”史一包心情极好,一路不停许诺,称呼中把贼字隐去,直接以娃儿相称,显得略加亲近。
  叶安愕然,史一酒的名字好怪,史一包的名字好恶心,只有丁一刀的名字还比较威风。
  天空湛蓝如洗,久违数年的阳光辉煌普照大地,风声、鸟鸣声、花草淡淡香味迎面而来。
  “爷爷,我实在走不动了,咱们到前面山神庙中歇息片刻,再出山好不好?”叶安双腿麻木,只得出言商量。
  “行,就到山神庙中歇息一下,爷爷要尝尝布包中人的肉味儿。”史一包猥琐一笑,声音腔调极为古怪,含有一股无耻下流的意味。
  叶安心中忐忑不安,不知史一包是不是要生吃活人,布包中人的身体顿时微然颤抖,好似有了知觉反应,但随后还是瘫软不动,当下也佯装不知,向山神庙中走去。
  山神庙外面破旧不堪,里面神像上挂满灰尘,神像前案几上没有香烛供品,到处一片污秽狼藉,一群山雀惊鸣着,展翅从庙窗中飞入蓝天。
  史一包在庙中里内转了转,一伸手、从叶安肩上抓起大布包,顺手扔到案几上,伸手抓住布包,向两边猛力一扯。
  “嚓”的一声脆响,庙中蓦然金光灿烂,布包中露出一名身穿金色铠甲的武士。
  叶安一惊,金甲武士正是在恶狼谷出现的金鹰锐士,一根无间海中囚犯常用的细铁链,将金甲武士手足紧紧束缚。
  “凭爷爷昔年花间打滚的经验,鼻子一闻,就知这是个母的。”
  史一包眼中冒出急不可耐的淫光,一把摘去金甲武士的头盔,顺手“咣当”的一声扔在地面灰尘中。
  
  
【LM小说网:s.lmz8.cn】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