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LM小说网:s.lmz8.cn】
   远处怪石林一阵“嘎嘎”大响,一块块怪石缓缓移动,将退路全部封死,天空中光波一动,一个赤色蔼蔼的光幕,将山寨前后遮蔽封闭。
  “那个女道,还记得小僧不,今日你落小僧掌中,日后让你生不如死。”净尘跳了出来,大声恫吓。
  金依蕙一愣,看看净尘的大胖脸,感觉似曾相识,一时没有确定净尘是谁。
  “如今认得爷爷了吧。”净尘带上面具,气焰嚣张。
  “这小娘们长的丰腴诱人,看这屁股翘的,看这胸挺的,啧、啧、、还有这细腰,搂着干起来一定过瘾。”不正经僧人一个跟斗蹿过来,探头看着金依蕙的胸,不说一句正经话。
  金依蕙刚认出净尘,回头见不正经僧人正在面前污言秽语,瞳中腾起一股妖异蓝火,脚下使出燕子子遁术,一拳向不正经脸上捣去。
  不正经僧人见过青瑶道法,料想金依蕙一介女修,应不差上下,不料金依蕙一语不发,一不掐诀颂咒,二没祭出兵丸,直接一拳捣脸,一个跟斗向后纵翻,动作慢了一步,脸在半空中被一拳赶上。
  “嘭,”一声暴响,寨门前的人,清楚听到几声骨裂声,山寨中人个个感觉自己脸一痛,不由自主的都向后闪了闪。
  “啊、”不正经僧人惨叫声中,身体在半空中,接着把跟头翻完,“扑嗵”一声脸先着地,痛的直接晕了过去。
  “好,让你骗我山鸡吃,让你蹿跳如猴。”青瑶高兴的又蹦又跳。
  “太华派人材辈出,两名普通弟子竟都是双修之士。”一名锦袍老者缓步走出山寨门,十余名青年修士在身后左右簇拥。
  锦袍老者一出现,山寨中人立刻鸦雀无声,一股山峰般压力,向太华派中人碾扎而去,压力霸道强悍,叶安三人首当其冲,各自施展灵力对抗。
  “父亲,这全是太华派的弟子,突然找到寨门前,特别是那个小子,竟知道大伯的名字,若放走一个,后患无穷。”,史金贵伸指一点叶安,已将太华派数十名弟子看成瓮中之鳖。
  “放下武器,跪地免死,若敢反抗,男的杀,女的先杀后奸。”锦衣老者支起眼皮,冷冷斜乜太华派弟子一眼,寥寥数语,狂意气吞山河。
  “结五行阵御敌,师尊片刻便到。”金依蕙抽出留寒刀,一声断喝。
  数十名男女弟子凛然遵从,人人脚下布罡踏斗,剑光闪烁,须臾间结成一个五行剑阵。
  太华派古老传承,若遇强敌,太华弟子可结五行剑阵自保,剑阵以五行相生相克的宗旨,剑意循环,相互借力,联手御敌。
  “一群蝼蚁,也想反抗,男的杀,女的谁擒下便是谁的。”锦衣老者轻蔑下令,伸掌向空中一按。
  一张墨黑色的翡翠玉屏,破空而出,四空气波纹剧烈颤动,一股磅礴巨力在空中涌动。
  墨玉屏在风中一抖,屏面渗出片片浓郁墨雾,黑雾急速形成一个鬼面漩涡,一声厉啸,向五行剑阵狠狠吞噬扑去。
  数十名太华弟子一齐举剑施法,一片浪花在阳光下奔跃,席卷如幕,向鬼面漩涡撞去。
  “嘭”的一声轰然巨响,鬼面漩涡被击的粉碎,化成一片黑雾,上上疯狂咆哮,五行剑队一阵凌乱,太华派弟子面色煞白,袍发飞舞。
  “女的全部抓活的。”
  史金贵一声狂吼,带头向太华五行剑阵冲去,无影寨中人士气大涨,发出一片呐喊声,跟在史金贵身后,一齐向五行剑阵扑去。
  “我要抓一个小娘们泄火热坑头。”
  不正经僧人鼻青脸肿,望着太华派一群花朵般的女弟子,深目幽幽猥琐,一个跟头,抢上前去,向最外边一名女弟子抓去。
  五行剑阵,迅速移动起来,队中弟子们神色肃穆,手中长剑横斩竖划,一片片浪花在阳光下,滔滔翻卷,将史金贵等人拦住,一时混斗起来。
  “杀!”
  金依蕙一声嗔喝,抢先动手,脚上一划,留寒刀一挥,刃火炎炎,向锦衣老者当头直劈。
  叶安纵身跃出,“哈”的一声大吼,掌中长剑在半空中划了半圆,自上而下向锦衣老者劈去。
  青瑶小脸铁青,纤掌中流萤青绫狂舞闪烁,击向绵衣老者双膝。
  绵衣老者伸手一召,墨玉屏凭空消失,一个弓步冲拳,武士“蚩灵盾”一击而出,浑圆凝重,瞬间与三种兵器撞击。
  “嘭”的一声轰然巨响,叶安掌中长剑、流萤青绫、留寒刀,被远远弹飞。
  “术法抢攻,疾!”金依蕙凝神掐诀,八朵晶莹浪花在阳光中急速凝集,水花翻卷,向锦衣老者当面击去。
  叶安和青瑶依瓢画葫芦,十数朵浪花,水意滔滔,从四面八方向锦衣老者合拢。
  锦衣老者嘴角一绷,“哈”的一声暴吼,仍是一个弓步冲拳,武士“蚩灵盾”一击而出,将三人术法击的粉碎。
  “想知道史一寿的下落么,只有我知道他在那儿。”
  叶安临时想起的一句话,比手中长剑管用百倍,锦衣老者一个大跃步,远远退开数丈,避开三人攻击,面色大变,目光中充满询问。
  “停,你真知老二下落,有何凭证?”
  叶安踏前一步,伸手在背后向金依蕙和青瑶晃了晃,应声道:
  “在下与史前辈在无间海中结识,你这无影寨距离无间海群山之外,想来绝非偶然吧。”
  锦衣老者面色阴沉,沉声道:
  “说下去。”
  “史前辈长相奇异,他的分身术可以幻影三人,对不对?”叶安尽量放松语调,能拖一时是一时。
  “对,再说。”
  “史前辈曾言说,人活一辈子,只有玩女人才是最开心的事儿,他还告诉我一个大秘密。”叶安连蒙带骗。
  “停,带我找到老二,免你一死,还可以收你为无影宗内门弟子。”锦衣老者面色稍霁,出言堵住叶安的嘴,看来连叶安都不知道的秘密果然存在。
  “史前辈曾说过,这个秘密他只会告诉史一酒。”叶安紧紧盯着锦衣老者的面色,出言试探。
  “老二真这么说的,心中还有我嘛?”锦衣老者狂吼一声,一个箭步,晃到叶安身前,大叫道:“快带我去找他。”
  叶安早有提防,手中长剑一个旋风舞,一个后跃,与金依蕙并立,大声道:
  “史前辈距此不过百里,你若动硬的,在下誓死不从。”
  “哼,拿下你,老夫有一百种办法让你说出来史一寿的下落。”锦衣老者面色暴戾,缓缓抬起了手。
  叶安情急智生,胡乱蒙了一句:“想不想知道秘密的下落?”
  “哦,你若能说出东西下落,老夫饶你三人不死,还可让你选一名女子做妾。”锦衣老者目光兴奋,伸手指了指青瑶和金依蕙。
  “成交,能否让我与师姐妹商量下,谁愿跟我。”叶安尽量将语气放慢,磨蹭片刻是片刻。
  “成,只有十息时间。”老者终于点头同意。
  “老四,这小子耍你,在拖延时间,等待援兵。”无影寨墙上,轻飘飘飞下一个中等身材僧人,脸上带着一个弥勒佛面具。
  “该死。”锦衣老者眼中杀机一闪,迅速抬起手来。
  
【LM小说网:s.lmz8.cn】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