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LM小说网:s.lmz8.cn】
  “嗖、嗖、”的破空声中,秋日中光彩缤纷,数枚五彩石子凌空飞来,劲风呜咽,杀意狰狞。
  黄二豹不久前刚见识过五彩石子的厉害,疾将精铁方盾向地面一砸,一缩头,全身躲在方盾后,“啪啪”一阵串暴响声中,火星四溅,五彩石子被击飞,。
  “多谢卓师姐相助!”
  武六七心知卓一燕在身后关注自已,心花怒放,登时手臂不麻,胆气倍增,“啊”的一声狂野吼叫,如发情的公牛一般,手中半截残剑一挥,奋不顾身的向黄二豹冲去。
  黄二豹一愣,同级修士与武士对阵,原本宜在远处以术法游斗,来消耗武士的体力,武六七身为修士,道法远逊自己,持一截断剑竟与自己贴身硬磕,愤怒的大吼一声,狼牙棒浑身是刺,打砸戳压,片刻间,武六七已屡次遇险。
  叶安见黄二豹狼牙棒大开大合,棒棒不离武六七要害,武六七左支右拙,危在旦夕,连忙从侧面纵上,一剑挑向黄二豹膝盖,黄二豹一声怒吼,左手方盾向地面一砸,“嘭”的一声,挡住叶安的一记剑刺。
  “什么仇什么怨,六七你疯了。”叶安又是一剑攒刺,低声询问?
  武六七挥起半截断剑,和狼牙棒全力一击,“咔嚓”一声,虎口渗出丝丝血渍,低声道:“别作声,卓师姐在背后看着呢。”
  叶安恍然大悟,随即想起于婉,心中一酸,借身形换位之机,侧目一看,卓一燕掌中长剑飞舞,围着黄三虎翩跹游走,剑光如雪,飘若仙子,黄三虎早已毫无还手之力,只能将方盾不停的移来移去,抵御剑击。
  “六七,卓师姐没看你,你注意危险。”
  武六七“哦”了一声,趁回剑之机,看了一剑卓一燕,心头一宽,身法逐渐举止有度起来。
  黄二豹听二人嘀嘀咕咕,竟视自己若无物,气的哇哇大吼,但在叶安和武六七一左一右的牵扯攻击之下,一时之间,也占不到上风。
  叶安等人此次拦路劫道,因为顾忌大荒盟中人就在周围,事先经过详细准备,查明卢府中只有五道宗黄氏四兄弟,才突然在山路间出现,大部分弟子初出江湖,没有嗜血杀戮之辈,出口恶气,对卢府普通家丁出手不曾痛下杀手。
  “不想死的扔下武器,蹲下,都蹲下。”木桑子门下弟子任梦仑,一对铜铃眼,白眼珠子多,黑眼珠子少,长相凶悍,大眼一翻,暴吼道:“不扔武器的,统统打断腿。”
  卢府的护院兵丁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就是不愿扔下手中兵刃,任梦仑一急,便欲伤人立威。
  江宁县城上方剑器瑞光一闪,直冲山道而来,飞到近处一凝,侯公子一个人从白骨剑上跳下来,看了太华派众弟子一眼,冷笑道:“东山道观一群漏网之鱼,乖乖弃剑投降,小爷饶你们不死。”
  “乖乖弃剑投降?”任梦仑大声嘲笑:“东山道观夏雨师兄剑下的漏网之鱼,如今口气大的把天上的鹰毛都吹没了。”
  “我送你去死。”侯公子一声诅咒,九龙焚火罩腾空而起,佛光蔼蔼,在半空中一倾,一片蓝色业火从钵中洒了出来,向太华派众弟子罩去,白骨剑一闪,向任梦仑刺去。
  任梦仑早有防范,引指一划,一片枝丫从地面蓦然冒出,见风暴涨,在半空中迅速结成一道木栅栏,拦在两人中间。
  侯公子目中冷芒一闪,白骨剑居中一劈,九龙焚火罩一片业火倏地飞来,妖异的蓝焰扑到木栅栏上,业火焚青木,木栅栏腾的冒起一股青烟,术消烟散。
  一股灼烧道意顺势而上,任梦仑冷哼一声,“噗”的一口鲜血喷出,如受重击。
  “水精灵力是业火的克星,结水幕困他。”叶安舍了黄二豹,一跃而近,远远的便掐诀施术,一道晶莹剔透的水幕拔地而起,浇灭了烧向任梦仑的蓝色业火。
  “可恶小子。”,侯公子一眼认出叶安,恶狠狠骂道“象一只小臭虫,总在本公子眼前蹦达,去死!”
  九龙焚火罩一倾,一片蓝色业火,漫天飞舞,向叶安当头罩去。
  秀水峰女弟子们一起掐诀施咒,纤指横引,数道水幕在叶安面前重叠竖立,蓝色业火冲破四道水幕后,随后无影无踪。
  侯公子突然杀到,令山道间的两派人立刻有了变化。
  太华派众人心头一凛,各自收起戏谑之心,术法中杀意大盛,正准备放下兵刃的卢府家丁们信心大振,重新握紧手中兵刃,抱成一团,拒不投降。
  “卓师姐,梁师姐,咱俩缠住侯公子。”叶安迅速判明场中局势,大声呼喊道:“各位同门,布五行剑阵应敌,卢府中人若不放下武器,就地诛杀,日后真人若有怪罪,由叶安一人顶罪。”
  太华派众人一声呼喊,步伐交错掩护,瞬间结成一个五行剑阵,剑光灿烂,剑意蓦然杀意森森。
  “嘻嘻,来了。”卓一燕一声娇笑,伸指一弹,数枚五彩石子疾如飞蝗,疾射侯公子双目,幻影缤纷,煞意凛凛。
  梁妙香玉指曲伸,虚空一划,七朵晶莹剔透的浪花向侯公子脸面拍去,剑光一闪,掌中长剑刺向侯公子咽喉。
  叶安脚下使出燕子门遁术,向前一纵,长剑抡圆,以剑做刀,剑光一闪,指天划天般向侯公子当头劈下。
  三人同时出手抢攻,侯公子目光一凛,后退两步,白骨剑疾舞,倒纵三大步,第一步格飞卓一燕的五彩石子,第二步震开梁妙香的长剑和七朵浪花,再退一步,让开叶安的硬劈。
  “卓师姐,梁师姐,一模一样,再来一次。”叶安一声呼叫,梁妙香和卓一燕登时会意,一左一右,彩石如飞,浪花惊舞,配合叶安抢攻。
  侯公子九龙焚火罩乃佛门异宝,业火灼烧凶悍,遇到道门玄宗的水精灵力,正好相克,每逢业火飘出,卓一燕和叶安的火幕立时飞出,业火瞬间火灭术散。
  “无耻,猥琐,可恶......”侯公子在三人的联手抢攻下,骂一句,后纵一大步,骂了数句,退了数大步。
  大夏朝严令禁止私人贩卖兵器和盐类,对能冶炼兵器铁匠更是严加控制,能炼制出精铁的矿石,和能熔化铁矿石的高炉,民间不得买卖使用。
  普通铁匠也能用粗糙块铁偷偷打制兵刃,块铁纯度不高,打制出来的兵刃发软,若用力砍在坚硬的木头上,刃口也会翻卷,更不用说持刃博杀。
  夏雨给众人佩发的刀兵均是军中精品,最差也是百炼之刃,双方刀剑不停相击,卢府家丁手中兵器逐渐残损。
  太华派弟子先前一直不肯杀生见血,卢府家丁在黄氏兄弟的掩护下,紧紧围成一团,一直拒不投降,两方斗了半盏茶时间,杀心渐起。
  “啊”的一声惨叫,两名卢府家兵已受伤倒地,在地上打滚哀嚎,两名秀水峰女弟子剑尖血花飞溅,显然已痛下杀手,但仍然没用术法大面积攻击,仍然尽量克制。
  “扔下兵器者免死!”任梦仓长剑飞舞,一声声催促恫吓:“不然杀光你们。”
  “不要怕,我们援兵马上到。”一直骑在马上的卢员外连声大喝:“都给我顶住,回府后人人有赏。”
  卢府家丁们听到主人的许诺,重赏之下,勇气大涨,防御阵式又坚挺如初。
  从江宁县城方向,忽然由远而近飘来数条人影,速度疾如奔马,待到近处一看,原来是北斗五雄赶到。
  “禀公子,已向吉公子和马公子发出讯息,他们很快便到。”北斗老大急急的大声禀报。
  “用不着他们来了,你们来的正好。”,侯公子邪魅一笑,向叶安三人呶呶嘴,厉声喝道:“男的诛杀,女的抓活的!”
  “诺。”,北斗五雄一起应了一声,“唰‘的一声,五柄剑一齐出鞘,向叶安三人疾步冲来。
  卓一燕面色一凛,掐指颂咒,一道碧绿如黛的水幕在秋日下斗然升起,席地向北斗五雄卷去,浪花灿烂,碧绿中魅影一闪,一片五彩石子从水幕中激射而出。
  一术双击,五彩石子疾如流星飞逝,似恶魔初醒的眼眸,充满噬血杀意。
  
【LM小说网:s.lmz8.cn】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