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LM小说网:s.lmz8.cn】
  江宁县三面环山,一面临水,城内宁静详和。
  叶安一行人穿行在铺满青石的长巷中,县中的路人们从众人身边懒散的走过,面上笑容淡淡,友好而温暖。
  在路人热情的引导下,一行人顺利寻到江宁县府衙。
  “那位是金吾卫游击将军?下官王路明有礼!”县令王路明一袭青色官袍,手捧着夏雨的令牌,率领数名县中衙役迎出县府大门。
  “夏雨见过王大人。”叶安上前施礼,拱手道:“奉左金吾卫大将军狄子黑之命,来长清郡揖匪,今有同伴身受盗匪箭伤,特来县府等待增援。”
  大夏王朝普通县令多为七品官,金吾卫游击将军为从五品,主要负责揖捕盗匪,县城中平时极少见到游击将军,金吾卫令牌乃大夏王朝军中特制,相当于官凭文碟。
  叶安曾见过固中县令和章台县陈捕头对夏雨的恭维态度,见面便先声夺人,一顶大帽扔出来,说是奉左金吾卫大将军狄子黑之命揖盗,王路明从未见过夏雨,见了金吾卫军中令牌,自然不敢怀疑。
  “下官曾闻讯报,二朗山县曾有两名女匪在光天化日之下,公然登府抢亲,还打伤数人......”王县令人比较热情,絮絮叨叨的说了一番,最后询问:“夏将军可有具体事情要下官办理?”
  “一间独院,数间静室,备些茶水点心,派两名会治疗刀枪伤的郎中来替同伴瞅瞅箭伤。”叶安尽力模仿夏雨的干练语气说话:“此事急迫,请王大人速去办理。”
  王路明观察了一番叶安一行人,见男子神采奕奕,女子英武妖娆,个个神情落落大方,没有一人长相贼眉鼠眼,心中登时信了十分,“诺”了一声便率人去办理。
  “叶安哥哥,你胆儿好大!”青瑶一直跟着叶安身后,等王县令离开后,悄声道:“王县令方才说的二朗山县两名女匪,多半是指我和师姐大许府大闹的事儿,我和师姐会不会被认出来?”
  “不会。”叶安见不远处的金依蕙凝身不动,显然也在侧耳倾听,立刻大拍马屁道:“青瑶妹妹和师姐一看就是仙女下凡,天下岂有如此貌美女匪?”
  “咯咯、、”青瑶一连声娇笑,又问道:“叶安哥哥,你为啥一定要来江宁县衙等侯师尊?呆在此处,我心中怪不自在的。”
  “师尊不知何时能来,陈师妹的伤可不能耽误,咱二十多陌生人抬着陈师妹在城中寻找郎中治箭伤,定会惊动江宁县府。”叶安望了望正在西沉的落日,脸上浮现一抹忧虑神色,低声道:“大荒盟侯公子若纠集人手,卷土重来,这江宁县衙也许是最后的护身符。”
  “叶安哥哥想的真周到。”青瑶一脸懵懂说道。“你方才说的事儿,我为何一件也没有想到?”
  “但愿青瑶妹妹一生永远不用想这些事儿。”叶安祝福道。
  时间不长,王县令便差衙役带来两名郎中,替陈小敏重新检查伤口,熬药汁消毒,其余弟子们在院落中仰望天空,显然都在盼望水鸾子及时出现。
  晚暮斑驳,炊烟四起。
  一道祥瑞四射的剑芒划破苍穹,如一颗流星,向江宁县急速驰来,一刹那的灿烂,吸引了江宁县大部分人的目光。
  剑芒在江宁县衙上方径直凝聚,缓缓降落,水鸾子白袍如雪,宛如仙子,从剑芒中飘身而出,太华派众弟子登时有了主心骨,欢声雷动。
  “锐金峰弟子牛阳参见水真人!”
  “弟子牛霸参见水师叔!”
  “参见师尊!呜、呜......”秀水峰女弟子们见到水鸾子,登时如见了娘,声音呜咽,哭声一片。
  “众弟子免礼!”水鸾子美目流盼,在众人身上快速一掠而过,开口询问:“房中还有其他弟子嘛?”
  “禀师尊!”卓一燕上前施礼,应答道:“除了陈小敏师妹,所有同门皆在此处。”
  一股失望神色在水鸾子脸上一闪而逝,四周略一查看,问道:“选在江宁府衙等侯本座,谁的主意?”
  “叶安哥哥担心大荒盟的人卷土重来,便带我等来此藏身。”青瑶跑过来应答道,见水鸾子面带惑色,笑道:“叶安师兄手中持有夏雨师兄的金吾卫令牌。”
  “金真人门下弟子夏雨?”水鸾子恍然大悟,目光从数名女弟子身上掠过,一抹忧色在脸上浮现,轻声说道:“碧水大江一别后,算上你等,还差十余名女弟子下落不明。”
  众人心头登时一片沉重,厉伏虎和牛霸挺身道:“水真人,要不要我等沿江边重新梳理查找一番?”
  “大荒盟已派出人手,沿大江两岸的郡县到处捕抓本派落单弟子,你等好不易劫后余生,且先到长清郡与诸人安全再说。”水鸾子看看厉、牛两人,又说道:“金真人已发出真人令,已派出长春殿长老来长清郡助阵。”
  太华派弟子道法修至九阶后,根据自己意愿,可以下太华山闯荡,也可以留在太华山长春殿继续参研太华派道法武学,长春殿乃太华山中流砥柱,只奉掌门真人令调动,数十年间,金昆子第一次派长春殿长老出征。
  “师尊,师尊。”青瑶跑过来,拉起水鸾子的手,一边拉,一边说道:“快看看陈师妹的箭伤要不要紧。”
  水鸾子面色一凝,向众人挥挥手,白袍一闪,已晃身进了陈小敏的静室。
  暮色昏暗,一片瑞芒在夜色中灿烂盛放,十余道剑芒急速驰来,木桑子带领秀水峰李明娟,瓷人,邵海枝和其余四峰十余名弟子从剑器上跳落。
  “弟子任梦仑参见师尊!”
  “秀水峰弟子卓一燕参见木真人!”
  众人连忙纷纷过来参见,木桑子没有说话,将众弟子一一扶起,才肃声道:“本座来晚了,众弟子吃过晚饭没有?”
  太华五子性情各异,或睿智、或敦厚、或严厉,唯有木桑子平易近人,不论对那位弟子,均是温如春风,如今在陌生的江宁县城意外相逢,木桑子简单一句话,迅速令众弟子们心头一片温暖。
  “木师伯,木师伯,我肚子饿的能吃下一头牛。”青瑶转过来,夸张的大叫道:“江宁县令抠门的很,只送来几盘点心和茶心,早被吃的干干净净,师伯要带我去酒楼大吃一顿才行。”
  “行、行,吃一二顿,本座还请的起。”木桑子捻着小胡子笑道:“本座在路上便听何无忌说起,太华派女侠青瑶和金依蕙大闹二朗山县,暴打五道宗的狗腿子,真有这事儿?”
  “是啊,是啊。”青瑶登时眉飞色舞,笑道:“我用流萤清绫将五道宗的人抽的鼻青脸肿。”
  “好样的,下次要打得他们骨断筋折。”木桑子笑眯眯的又看了看叶安,叫道:“小叶安,听说在碧水大江大木船上时,你曾向同门建议抱紧桅杆逃生,又在山道间将大荒盟的人揍的一死一伤,很了不起。”
  大家笑声一片,院中凝重的气氛顿时一扫而光,唯有厉伏虎笑容中带着一丝丝嫉妒,只是这一丝嫉妒掩藏的很深,就连身边的林小小也没有半点察觉。
  院中白袍一闪,水鸾子现身人群中,向木桑子笑问:“木师兄,你要带弟子们去江宁县中酒楼吃一顿?”
  “正是如此。”木桑子正色道:“孩子们劫后余生,证明他们是太华派最优秀的弟子,本座这便带他们去吃饱饭,有了力气好痛杀大荒盟,给亡故的同门报仇!”
  “明娟和师妹们带上小敏,咱们一起走,如今长清郡危机四伏,不能让任何一名弟子再落入大荒盟手中。”
  “诺。”李明娟躬身领命,立刻率领梁妙香等人进房间搬陈小敏。
  江宁县令王路明在送叶安等人离开县衙时,偷偷将叶安拉到一边,商量道:“夏将军,下官有小女一名,一直仰慕太华派乃天下玄门正宗,等来年束发及笄后,能否拜入太华派修道?”
  “王县令。”叶安躬身施礼道:“在下叶安,乃夏雨的同门师弟,先前事急从权,出言蒙骗,多有冒犯,令爱若有意到太华派修道,在下愿负责向师尊引荐,一切尽听师尊做主。”
  “无妨,无妨。” 王路明一愣,随后道:“太华派在本朝侠名远播,小女若到太华派修道,叶少侠多美言几句便好。”
  “这个自然,在下告辞。”叶安施了一礼,匆匆向众人追去。
  
【LM小说网:s.lmz8.cn】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